首页 >单机资讯

全运会跨单位组合利弊观EHL谈全运会13

2019-11-09 15:39:08 | 来源: 单机资讯

全运会跨单位组合利弊观EHL谈全运会13

EHL今天约我谈的话题是天津全运会的跨单位组合。

按照规程:今年全运会的一项改革措施是鼓励省区市在部分4人以下(含4人)项目上跨单位组队参赛,共有10个大项、49个小项允许跨单位组合参赛。

EHL首先申明了他的两个观点:

第一,体育比赛中规则最大。跨单位组合政策是在三月初推出的,对于各参赛代表团来说有充分的操作时间,既然定了这个规则,那就允许各代表团使用这一规则并且从中获利,并且所有人都应该尊重这个规则。

第二,跨单位组合的政策总体上是成功,有利于国家队参加世界大赛、有利于备战奥运会、有利于以比赛杠杆调动各地方的积极性……,等等。

另外他还补充说:中国全运会的地方主义基于户籍制度,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愈来愈需要与时俱进,例如今年世界田径锦标赛上,英国队历史性地获得了男子4乘100米金牌,参赛的四位选手里,第一位是尼日利亚后裔,第二位是伊朗和摩洛哥后裔,第三位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后裔,第四位虽然生在伦敦,但少年时代在牙买加训练、现在美国的路易斯安那上大学——也算是一种“跨单位组合”了。

然后,EHL具体分析了已结束的几个比赛项目,认为可以分三个观察角度探讨跨单位组合问题。

第一种情况:基于国家利益的组合。

在已结束的项目上,跳水和赛艇的跨单位组合,是基于国家利益的组合。

四个双人跳水项目上,张家齐(北京)掌敏洁(上海)、曹缘(北京)谢思埸(广东)、施廷懋(重庆)昌雅妮(湖北)、陈艾森(广东)杨昊(陕西)四对组合分别取胜,仅就结果论,这使山东的女台双人、山西的男板双人、河北的女板双人和四川的男台双人失去了取得金牌的机会。但从国家队备战世界大赛的角度看,跳水的跨单位组合值得肯定,由于在过去,这些金牌选手要同时和跨单位选手一起准备世锦赛、再和本单位选手一起准备全运会,不但可能影响国家队成绩,而且有可能使运动员受伤。

和世锦赛在前、全运会在后的跳水相比,赛艇是全运会比赛在前、世锦赛在后。比赛结果,15个全运会赛艇项目中有10块被跨单位组合的选手赢得,依照多省体育局领导约定的“有哪一个省的运动员获得金牌就算一块,但最多不超过一块”的“下有对策原则”,赛艇比赛的15个项目产生了29块金牌,各代表团的收获是:山东5、广东4、浙江湖南辽宁各3、河南北京四川各2、贵州上海天津安徽福建各1。

这个结果是非常成功的:其一,各参赛单位皆大欢喜,较弱队收获了金牌、较强队收获了更多金牌;其二,调动了各省份展开赛艇运动的积极性,29块金牌就数量而言,已快遇上游泳了;其3,解决了全运会比赛和国家队参加世锦赛之间的矛盾。

第二种情况:国家利益与地方利益的矛盾。

8月18日,北京的杨钊煊和江苏的梁辰获得网球女子双打金牌,这是本届全运会跨单位组合的第一例金牌:如果没有这项新政的话,这块金牌依照实力应该被两对天津选手中的某一对赢得的,结果王蔷段莹莹组合负于

鲁晶晶(解放军)尤晓迪(广东)组合、徐一璠郑赛赛组合则在决赛中失利。

在昨天结束的场地自行车男子团体追逐赛上,上海、北京、河南的组合以超过对手的方式战胜了辽宁队,这样的情况在这个项目比赛中是不多见的。而在前一天的女子团体竞速赛中,如果不是林俊红(黑龙江)和宋超睿(河南)的跨单位组合,这块金牌多半会被钟天使和郭爽组成的上海队赢得。

两个项目的例子,同时说明了国家利益与地方利益之间存在着一些矛盾。所以EHL认为:网球和场地自行车是否应当实行跨单位组合,这是可以讨论的。

首先,网球是职业体育项目,职业体育的原则应当大于“全运会体育”乃至“奥运会体育”的原则。既然网球大满贯的双打比赛都允许跨国组合,全运会比赛固然也就应当允许跨单位组合。

其次,场地自行车的跨单位组合,对于新国家队的组建和未来发展显然是有益的,值得充分肯定,但世锦赛是在几个月之前结束的,全运会跨单位组合与否对国家队今年比赛的影响其实很小。

因而可知,跨单位组合中确实存在着国家利益和地方利益之间的矛盾,而且存在着国家队的长远利益与当前利益的矛盾,对不同的竞赛项目也有不同的影响,因此,业内外人士需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此进行分析。

第三种情况:好处不多坏处很多的跨单位组合。

EHL对天津游泳比赛的跨单位组合持批评态度,他认为——

第一,之所以在昨天的女子4乘100自接力决赛中出现那么多跨单位组合,是由于游泳的接力比赛和需要较长时间磨合的田径接力(而且还主要是4乘100米接力)不同,很容易形成组合。因此,全运会游泳接力中的跨单位组合,对于提高中国游泳水平的意义不大,反而增加了竞赛的组织难度,增加了成绩公布与名次公布时出现毛病的可能。

第二,世界游泳锦标赛已经结束了一个多月,对于参加全运会游泳比赛的各代表队来讲,一个月时间足够进行接力训练了,何况中国队在世锦赛游泳比赛中的接力组合,也并没有出现在昨天的比赛中。

第三,更重要的问题在于:在一项新政提出以后,作为项目的具体管理部门,游泳中心按理说应当根据项目的特点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分析,必要的时候有责任从专业角度动身提出反建议,但看来他们并没有这样做,EHL觉得不应当。

大蒜自制伟哥

“伟哥”将在华展开激烈竞争?

希爱力和万艾可都有怎样的副作用

猜你喜欢